兄弟国际,不给舒坦就恶心死你:小国遭美英苏围攻,仅用一招便彻底翻盘

发稿时间:2020-01-09 14:26:28 来源:匿名

兄弟国际,不给舒坦就恶心死你:小国遭美英苏围攻,仅用一招便彻底翻盘

兄弟国际,常言道“弱国无外交”,不过在现实的国际社会上,小国也有小国的生存智慧。要问二战中哪个国家最懂得生存,恐怕不少朋友脑子里一下就能蹦出泰国。1942年初,当日军大军压至东南亚时,东南亚各国呈现出一种复杂的心态。虽然日本侵略者固然可憎,但这些备受西方殖民帝国压迫的国家反倒盘算着借日军的力量实现独立。作为英法两大集团在远东地区势力的缓冲地带,泰国侥幸保留了“主权国家”的地位,不仅如此,日军到来后,泰国更是把左右逢源玩了个淋漓尽致。

泰国入侵法国殖民地,被远东法军打掉大半个海军,却能通过日本傍上德国,逼迫法国“赔款割地”。二战后期,泰国政府眼见情况不妙,官员纷纷暗中投靠盟军。闹到最后,整个政府全部投诚,盟军拿着他们提供的情报痛揍日军,后者完全蒙在鼓里,还感叹盟军实在是个厉害的对手。二战结束后,泰国干脆强行宣布当年对美英等国的宣战无效,还以“受害国”身份从日本手里讨了一大笔“赔款”。

泰国这样的国家把“无耻”二字玩到了极限,备受国际社会耻笑,然而从现实角度考虑,该国不但免除了战争后的清算,还从这场浩劫中狠狠地赚了一笔。其实,二战中另有一个国家有着极其相似的操作,不同的是,泰国好歹还为反法西斯战争做过贡献,该国则是硬生生地挤进了战胜国的行列,这个国家便是土耳其。

二战中的欧洲有一大堆“中立国”,但要仔细追求,其中相当一部分都“不干净”。就拿最有名的永久中立国瑞典来说,瑞典暗中帮德国洗钱,为德国提供物资,双方私下里有着频繁的贸易往来,前者甚至把地盘都借给德国,让德国能够自由通行。当时的土耳其虽说始终没有参战,但实际上,它的一只脚已经迈进轴心国的圈子里了。

土耳其跟德国亲是有理由的,20世纪初期,西方人把东西方两个正在陨落的大国唤作“病夫”,东方的“病夫”是清朝,西方的则是奥斯曼帝国。那会儿的英法俄等国变着法子从土耳其臃肿衰老的身体上割肉抽血,唯独德国在本国利益的趋势下对奥斯曼帝国比较友好,只是希望在对方领土内借道修一条从西欧通往南波斯的通道,从而对抗英、法、俄集团;奥斯曼帝国也希望能与德国形成盟友关系,两者越看对方越顺眼。

很显然,这样的暧昧关系从一战一直延续到了后来的二战,那会儿的纳粹德国同样是从英法集团的围追堵截中冲出来的,奥斯曼帝国则在一战中败给协约国后发生分裂,两者有着共同的敌人,自然而言就又成了朋友。俗话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土耳其祖上好歹也是大户,当世界局势乱作一团时,这样的国家自然想着趁机会搞点大动静出来。这种心态并不算难以理解,其实土耳其在这方面做得也算是相当谨慎了,看看它北边的远邻波兰就知道了。

一次站错队就让一个准世界一线大国沦为三流小国,此时土耳其人心里有点虚,要是再做出错误选择,怕是连国家都没了。看一眼世界局势,从账面实力上看,有英法苏美的同盟国看上去家底更殷实,但轴心国军队又在最初一段时间内牢牢占据着上风,土耳其便宣称要搞“中立”。不过,土耳其私下里没少给德国好处,直到1944年底,他们还在给德国输送铬矿等许多重要金属物资;德国正好在中东缺少一个战略支点,土耳其投怀送抱,何乐而不为?

1940年中旬,在墨索里尼的授意下,意大利军队开进巴尔干半岛。这一行为令土耳其倍感警惕,为了防止本国彻底沦为轴心国附庸,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同时也为了讨好同盟国,当年,土耳其就跟英国搭上了线,声称希望能从英国手中购买一批军火。此时的英国正担心土耳其倒向轴心国呢,对方这样一个主动示好的行为岂能不重视?英国人不但同意卖军火,还要帮土耳其训练相关军事人员;土耳其只要把人员送往埃及,剩下的交给英国来处理就好了。因此,土耳其政府委派隶属于伯兹雷·本加门公司的“繁荣”号货轮承担这次运送任务。

1941年6月23日22时30分左右,土耳其货轮在塞浦路斯以东19公里处的海面上突然发生爆炸——一枚鱼雷击中“繁荣”号侧舷,在严重超载、缺少救生艇的情况下,“繁荣”号死伤惨重。全船200人,最终只有32人幸存。这起海难令土耳其朝野震惊,一时间各种说法都窜了出来。有说是维希法国潜艇将该船误认为自由法军战舰,也有说“繁荣”号是被意大利海军“温蒂尼”号潜艇击毁。不过,当时相当多土耳其官员认定是英国搞的鬼,理由是《土德互不侵犯条约》令英国感到担忧和憎恨,通过炮制这起事故嫁祸给德国或是意大利,从而挑拨土耳其和轴心国阵营的关系。

没有任何一国愿意背这起灾难的黑锅,闹到最后,“繁荣”号事件成了二战中相当有名的一个悬案。其实,土耳其在二战中挨得类似的闷棍还不少,这更让土耳其方面胆战心惊:不过是向德国示了示好就吃了这么大亏,要是正儿八经地跟轴心国结盟了,英国还不得把我们打到火星上去啊!因此,土耳其脚踏两条船,表面上积极搞“中立”,暗中仍继续向德国暗送秋波。1942年夏,当隆美尔在北非战场长驱直入时,土耳其人甚至都做了会师准备。直到二战末期,当德国败局已定时,美英这才抽出一只手来收拾这些“手脚不干不净”的国家。

实际上,此时土耳其的处境比二战初还要尴尬,先不说美英的步步紧逼,俄国曾在吃过奥斯曼帝国的大亏,此时的苏联又盯上了土耳其海峡,这令土耳其倍感担忧。英国对土耳其向来也看不顺眼,丘吉尔就曾毫不遮掩地表示:我们大英帝国干嘛要土耳其这种“毫无价值”的盟友?

当天,《黎明报》刊出这样一段文字:“土耳其认为,如果它摒弃英国的友谊和支持,它就将丧失它的独立;但同样,如果英国中断了它同土耳其的紧密友好关系,它就将失去其在中东的地位……土耳其在1941~1942年曾坚如磐石般地在纳粹的波涛中砥柱中流,从而拯救了叙利亚、埃及和伊拉克。今天,土耳其准备一如既往,以同样坚强不屈的精神来抵抗目前威胁地中海地区的‘托洛茨基’运动。面临这种危险,英国和土耳其必须同生死、共存亡。”

这句话很是精妙,土耳其一方面“作贱”自己,猛吹英国的巨大影响力,另一方面又暗中撂狠话,声称如果英国不给土耳其痛快,那么土耳其也会跟英国人闹到鱼死网破,想尽法子折腾。更重要的是,土耳其方面把准了英美等国的脉,以苏联的“红色威胁”为筹码,一下子便抓到了重点。骄傲的英国人很吃这一招,他们一下子就转变了对土耳其的看法。2月20日,英国政府宣布:只要在3月1日前对轴心国宣战,那么宣战即为合法。土耳其见状当即作出响应,2月23日,土耳其对轴心国集团宣战。

这个过程就是如此简单干脆,事后的土耳其不仅避免了遭到清算或是瓜分的命运,还得到了美国的大力支援。1952年2月18日,土耳其加入北约,这让苏联再也不敢觊觎。相比之下,其他的一些国家或是组织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举个例子:在美国政府的授意下,摩根大通银行等数百家美国企业曾偷偷摸摸地提供给德国大笔战争贷款,政府从战争中捞够了钱,二战结束后,黑锅被甩到了这些公司头上;后者急着息事宁人,也只能忍痛放弃这些真金白银,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美国尚且如此,更不用说同德国“合作密切”的瑞典等“中立国”了。

网页赌盘

© Copyright 2018-2019 jonburchard.com 金沙城线路检测 Inc. All Rights Reserved.